FEATHER EDUCATION
Vanderbilt University|名字太怪没人爱的美国名校

 

Vanderbilt University - 范德堡大学

这个大学究竟是翻译成“范德堡”好呢,还是“范德彪”好呢?窃以为“堡”字容易让人误会这是一个地名,还是后一个翻译更能体现这位铁路大亨的彪悍。好了,这位彪叔在19世纪70年代就是身家过亿的富豪,当年捐钱搞学校,就是希望弄个南方的哈佛(似乎有好多家了呢!)所以,该校早期基本都是富家子弟,例如宋氏姐妹的爸爸宋嘉树早年在此就读神学。


 

Vanderbilt,AKA“Vandy”,去年综合排名16,今年15,好吧,都是一堆名校的并列(排18的米饭和圣母十分不满!)有钱自然排名高,这个大家都懂,关键是学校有没有自己合适研读的专业学院,是的,学院,大一说专业也就是个模糊的想法;但是Peabody College对于任何一个有教育理想的学生而言,就是一个圣殿。类似的,该校Owen商学院也十分牛,特别是有志于HR和Accounting的童鞋。


 

而且,对于一个排名前20的大学,我们要关注的不是她什么好,而是应该了解什么一般;抱着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心态,Vandy的工程学院挺一般,也就中游而已,排名30左右,考虑到大学坐立在田纳西州,没啥工业基础,相信大家还是可以理解的。


 

同样的道理,因为在纳村,乡村音乐(country music)在Vandy可是非常盛行的,出过不少音乐人,例如Amy Grant(1982)和Dierks Bentley(1997),有空大家可以自行百度一下歌曲,十分赞!


 

当然,提到让Vandy誉满全球的校友,不可能跳过的就是那两个都没有毕业的副总统——约翰•南切•加纳四世(1933-1941)和戈尔(1993-2001);不过,在我看来,以上两位都不如Muhammad Yunus(尤努斯),这位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银行家推行的小额无抵押贷款改变许多农民的人生。(就是他啦!↓↓)


 

另外这些名人的存在,就悄悄地告诉我们Vandy的强项了:

△ Max Delbruck,1969年贝尔医学奖得主,现代分子生物学的奠基人之    一;

△ Earl Sutherland (1971),Stephen Cohen (1986), Paul Greengard (2    000),诺贝尔医学奖;

△ Stanford Moore ,诺贝尔奖化学奖得主,1972。


 

在校学生基本住校,除非当地有亲戚,但是住在得到LEED认证的新宿舍楼里,看着窗外美丽的风景,恐怕每一个精力充沛的年青人想的都是要参加500多个学生组织里面的哪一个吧!毕竟,Vandy在NCAA也是小有名气的,篮球足球都不错的说;甚至有自己的帆船俱乐部(Sailing Club Regatta)。


 

飞渡和Vandy的关系非同一般,2014年,飞渡送去了一名本科(张ZW),一名研究生(曾YY),外加一名教师(Sam,MBA),号称:纳村三杰。


 

如果你也想有朝一日,开着敞篷的Mustang,听着Dierks的“I hold on”,感受一下Sam老师口中的“田纳西秋名山”那弯曲的山路,请务必考好CR,并且安排好ED。

 

 

 

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咨询

 

咨询电话
185 6557 4078